ID:308451

尺寸:1200x900

规格:JPEG:779.76 K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08452

尺寸:1200x900

规格:JPEG:1.04 M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10354

尺寸:1920x1080

规格:JPEG:175.47 K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10355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34 M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1035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06 M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10357

尺寸:1920x1080

规格:JPEG:262.94 K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10358

尺寸:1920x1080

规格:JPEG:146.81 K

拍摄时间:2018-08-10

ID:310359

尺寸:1920x1080

规格:JPEG:399.38 K

拍摄时间:2018-08-10

共8张
组图说明:

http://photo.qianlong.com/2018/0824/2768224.shtml 书本上民事诉讼法的那几列条文,是田硕宁对“执行”的最初印象。2009年,研究生毕业的她进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局。 “高压,节奏强。”真正进入到执行的工作和状态中,与被执行人斗智斗勇、应对突发状况成了工作常态。走到第十个年头,上千件执行案件、千人千面的当事人“领着”田硕宁从懵懂到熟知。 “执行不是冷冰冰的,需要带着温度” “当初查阅案件卷宗的时候,也不由地皱眉。”一件情与法两难的执行案件深深烙在田硕宁心底。 案件当事人高小智(化名)与杜胜利(化名)是要好的同事,共同受公司委派去往新疆出差。出差期间,高小智酒后驾车超速行驶,因操作不当车辆自翻,一同乘车的杜胜利抢救无效死亡。 高小智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年过六旬的死者父母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高小智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00余万元。高小智到期未支付,杜胜利父母依法申请强制执行。 立案后,田硕宁前往高小智的家乡张北实地查实,高小智并不是“老赖”,家庭并不富裕,他如实申报了仅有的一套贷款房产,前期已通过变卖、借款等赔付十几万元。而其名下唯一位于张北县城的房产市值仅20万元,供其与妻子、幼儿居住。若法院强制拍卖房屋,将导致高小智一家生活困难。 该案陷入两难境地,失去好友之痛、中年丧子之痛、巨额赔偿之痛,这个案件中不同角色的不幸遭遇和承受的压力、痛苦让田硕宁也为之难过。 “不能走机械的执行程序。”田硕宁清楚,结案并不是终点,重要的是如何让双方继续生活下去。 除了安抚高小智及妻子多次打来的哭诉电话,田硕宁还需要提醒他们不履行判决的法律风险。“从法理、情理上讲,高小智都没有理由不履行赔偿义务。如果可以一次性解决纠纷,双方都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 生活要向前看,田硕宁希望在沟通协调中促成双方进入执行和解程序。 协商再协商,“让步”方案最终通过,高小智自行将房屋的5万元贷款还清,并放弃为其家庭保留基本生活费用的权利,将卖房所得欠款全部交付杜胜利父母,杜胜利父母也放弃了剩余80余万元。田硕宁也马不停蹄地为房屋办理解封,买受人当日顺利办成房产过户手续。 四个多月的时间,案件执结,善意执行的理念散发出暖意。田硕宁越发明白,“强制执行不是冰冷生硬的适用法律,落实判决,不仅有力量,更有温度。” “执行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 除了案件执结带来的成就感,执行路上也常伴随客观原因造成的“执行不能”的无力感。 田硕宁所在的丰台法院执行二庭在今年三月份重组后专门负责所有终本案件,遗留下来的终本案件约有3.5万件。 “矛盾都在终本案件中,执行起来难度大,案情复杂。被执行人没有财产可供执行造成案件无法执行,而且,因为之前存在一些不规范的地方,会有一些信访案件。”除了疏导执行当事人的情绪,执行法官自身不能带有情绪,避免进一步激化矛盾。 高压下要学会自我解压,平常,健身瑜伽则是田硕宁疏解情绪的良方。“工作之余,卸下工作中的包袱,接触积极乐观的事物。” 在田硕宁看来,好的工作状态需要良好的心态支撑,拿出最好的执行方案、和执行人沟通时思路清晰。在执行团队化的模式下,保持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同事眼里,田硕宁生活中大大咧咧,执行中,细腻中透着果断。 “哪天碰见她兴高采烈的,一准是案子结了。”遇到一时之间没有执行方案的案件,同事们便常能碰见捧着卷宗四处问人的田硕宁。 “坚持让每一个到法院的申请执行人不虚此行。”作为女性法官,田硕宁带有独特的敏感和细腻,用自己的工作方式和方法让来法院的每一个人感受到公平和正义。 “不是在接待当事人就是在去执行的路上” 每周一是田硕宁最为忙碌的一天,中午的时间也常需要接待当事人。“一天接待40人到50人,申请人提供线索的案件随时恢复执行。” 不管是外出执行,或者是接待日,时间不可控,赶不上饭点便是常有的事。 在执行一线,女性执行法官相对较少,体力则是一大考验。田硕宁自我调侃,“不是在接待当事人就是在去执行的路上。” 每天早到一个小时田硕宁常年保持的习惯,早晨思路清晰,她会用这个时间对手上的案件进行梳理。随时会有执行线索,有时一个电话知道被执行人的行踪,她立马去现场。 田硕宁一直保持较高的结案率,每年结案约600件。在同样是女性执行法官的执行二庭庭长秦建平印象中,田硕宁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强,除了女性法官独特的亲和力,还善于查找执行线索。 “当下信息化建设正在逐步解决查人找物的难题。但面对上万件终本案件,执行压力大,案多人少。”秦建平希望通过软件的定期清理,完善终本案件无专人管理的状况,节省出人力。他们正在开发一个软件系统,将二庭所有终本案件分门别类的管理起来,有财产及时恢复执行。 丰台法院执行二庭是北京首个建立独立终本案件的执行庭。秦建平说,房产车辆等常需手动查封,要进一步利用信息化手段化解相对被动的状态,将被动变成主动。 “解决执行难的两年来,执行措施在不断完善,执行方式在不断创新,用一切可执行的办法,让老赖无处可藏。”作为深耕一线的执行法官,田硕宁对当下大的执行环境有着自己的自信和看法,随着案件执行规范化,未来两三年还会有更多更好的执行方法出台,来应对多变的社会环境。

编辑时间:

2018-08-24 0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