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518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7.09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8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7.87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88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2.1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8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9.74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90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0.65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93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2.72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9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0.23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9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0.04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19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2.17 M

拍摄时间:2016-12-07

ID:25232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4.72 M

拍摄时间:2016-12-09

ID:25234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6.61 M

拍摄时间:2016-12-09

ID:25235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5.42 M

拍摄时间:2016-12-09

ID:2523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3.34 M

拍摄时间:2016-12-09

ID:2523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3.38 M

拍摄时间:2016-12-09

ID:25238

尺寸:4547x3321

规格:JPEG:13.11 M

拍摄时间:2016-12-09

ID:2523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4.52 M

拍摄时间:2016-12-09

共16张
组图说明:

和旗袍、京剧、陶瓷、丝绸这些独具东方神韵的物件一样,当我们一眼看到中国结时,会立刻辨认出,这东西只属于中国。作为民间祝祷的符号、亲友间传福馈赠的礼物和国际间交流文化的代表,中国结早已成了我国世代相传的吉祥品。 中国结全称为“中国传统装饰结”,是汉族特有的手工编织工艺品,极具美学和文化内涵,它所显示的情致与智慧是中华古老文明的一个精华侧面。 “择一事,终一生。”今年已经76岁的史惠茹老师,从开始学习编织中国结到现在,已有17年。这17年,她手里总是拿着各种线,只要有时间,就编织出几个花样来,在一根根线绳中,牵出了中国红的一片天。 “晚年梦”邂逅“中国红” 史惠茹老师之前从事教育事业,是位小学教师。1995年退休后,闲在家里一直没事做。直到1999年的一天,一次偶然逛书市,碰巧看到了轻工业出版社的赵占强老师在为编织班招生,聊了一会儿后,史老师对中国结非常感兴趣,当场就报了名。 当时已年过花甲的史惠茹对编织从零学起,一个简单的结做到能熟练掌握,也得花上好几天时间。“中国结看着简单,但这一根线下来该怎么绕,很复杂,编完不练习很快就忘了。我老记不住,都写在一个小本上,现在我那小本还有呢。”史老师笑着回忆说,那会儿班上有20多人,几乎都是退休的同龄人,大家在课上和老师边学边玩很有意思。 人类的历史有多长,结艺的传统就有多长,它背后蕴含的文化就有多深厚。我们平时常见的中国结,一般由磬结这一种结法构成。但实际上,中国结的结法有二十八种之多,除了双钱结、纽扣结、蝴蝶结,还有琵琶结、团锦结、吉祥结、万字结、盘长结、藻井结、双联结…… 这些结法多是利用形态、谐音取意,如用吉字结、罄结、鱼结组合起来就成了“吉庆有余”的结饰品,在蝙蝠结上加个金钱结,就构成了“福在眼前”的寓意。此外,还有“长寿安康”、“财物丰盛”、“团圆美满”、“喜庆欢乐”等等充满祈福的内涵。 从初级班到中级班,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史惠茹课上紧跟老师思路,回家后不停地反复练习,成千上百件作品完成后,终于熟能生巧,信手拈来。她不仅把中国结的所有编法都学会了,还通过老师点拨思路,自创了很多变异的形象作品。 词人张先曾写过“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在古典文学中,“结”一直象征着情思,人类情感丰富多彩,“结”自然就有千变万化。弥勒佛、小辣椒、芭蕉扇、孔雀、奥运五环……史老师手中的每件作品都栩栩如生,为中国结点缀上了可爱灵动、美好诙谐的意趣。 “小指尖”编织“大世界” 悠久的历史和漫长的文化沉淀,使中国结蕴涵了汉民族特有的文化精髓。这一根根丝绳不可小觑,制作极其考究复杂。从工序上看,结艺是用绾、结、穿、绕、缠、编、抽等多种工艺技法循环有序地变化出来的,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个结从头到尾都是用一根丝绳完成,成品的造型必须是上下左右完全对称的。 走进方庄民间艺术馆的编织室,墙上挂满了五彩斑斓的编织品,除了用线编织的中国结,还有用布片缝制的香囊、耳坠、靠垫,用彩纸剪裁的玫瑰花、用珠子串联起来的背包、小羊、双喜字…… 这些形色各异的宝贝都是史老师和编织室的“徒弟”们合作完成的,在这些编织人的指尖上,只要有材料,什么都能变废为宝。她们对作品的每个环节、每道工序、每个细节都精益求精,专注极致、追求卓越,让人意想不到。 前几年,史老师在学会中国结后,经常去琢磨一些其他形式的编织品。她总能从生活中不起眼的小物件中获得灵感,七拼八凑,精心打磨,经过“指尖加工”,就成了一件件崭新的小工艺品。 史老师从墙上拿下一件贴有“福”字的布艺服饰挂件,这是她最喜欢的作品,因为这个看起来并不显眼的挂件,花费了她最长的制作时间。 “这个做工太复杂了,最难的就是上面这个福字,它里面是泡沫,一点点粘好了再压上一圈金线,费劲着呢。”史老师说,这是她利用家里不用的窗帘挂钩做的,先用花布把外圈裹好,然后把福字缝上去,最后做一条挂绳,在下面系上几个木珠子。“珠子也是有讲究的,线类的东西要搭配瓷珠子,布艺的要搭配木珠子,这样显得雅气。” 正是受到中国结编织文化的影响,史老师在编织其他工艺品时也都格外注重“凡物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的传统,从买料、取材,到量剪、配色,每一处细小的步骤都力求严谨。她指尖上的物件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文物,但她一样对质量精益求精、对制作一丝不苟、对完美孜孜追求。  这几年,史惠茹老师的布贴画、剪纸、毛线编织、串珠等作品多次获得北京市丰台区工艺大奖,在2015年丰台区艺术馆接待蒙古国社会民主妇女联盟代表团时,她的作品多件被收藏。 一个个小小绳结,一条细细的丝线,把诚心揉进珠串,把祝愿钩织成结。和那些“大国工匠”们一样,史老师对编织的反复雕琢、精益求精,坚持实现着每一个作品的完美与极致,她指尖上的小物件就是一个大世界。 “巧娘室”编织“匠人心” 如今,史老师每周四都要到长安区街道,和那里“巧娘工作室”的姐妹们交流手艺。每周五,要到方庄的三星社区,教那里的老年人学编织。 考虑到来学习的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加上变异复杂的要好几节课才能学完,会影响大家的兴趣和积极性,因此,史老师教给她们的都是较简单的结法,大家一起慢慢琢磨这个结该怎么走,那块布该怎么缝,乐趣无穷。她们都静得下心、耐得住寂寞、下得了功夫。 工匠精神不仅是一项技能,也是一种精神品质。制作中国结时,要做好每一个细节,一步都不能错。有的结扎完后会松垮,需要一遍遍再调紧。史老师耐心细致地教着大家,把中国结的整体调整匀称,将外圈的耳朵大小反复拉拽,哪怕只是有一点点歪了拧了都不行。 “我在编织前心里都有个大概的数,比如这个蝴蝶结的需要三尺半的线,那个盘长结需要四尺半,尺寸都掌握好了,不会太浪费材料。” 如今,早些年的方绳、扁绳等材料都买不到了,史老师经常把自己的彩线和珠子送给“徒弟”们使用,自己编织的大多数物品也都送了朋友,在她心里,送人吉祥是件非常满足的事。“我这小乌龟都到日本了,上次有个朋友去日本交流,那个日本大使夫人很喜欢,就送给她了。” “我不是什么工艺大师,就是业余爱好。艺多不压身嘛,多学习自己精神头也足。每天都琢磨这东西怎么缝更好看。希望这些手艺别人来学,要不会的人越来越少,以后就失传了。” 胶枪、胶棒、剪子、镊子、叉子、钩针、线头、布料……史老师家里处处都是做活的工具和材料。有她的地方,就是“巧娘工作室”。她们醉心经翩纬动,热衷手舞心飞,不图名不为利,只是单纯的想做好编织这一件事。 中国结这个富含文化底蕴的精美工艺品,不仅是美的形式和巧的结构的展示,更是一种自然灵性与人文精神的表露。继承中国结工艺的意义不言而喻,史老师在身体力行地传授给更多的人,她们在指尖上敬畏着中国风骨,在古老的传统技艺中编织进了一颗颗匠人心。

编辑时间:

2016-12-14 14: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