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81550

尺寸:5037x3358

规格:JPEG:4.28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1

尺寸:4846x3231

规格:JPEG:2.66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2

尺寸:2148x3222

规格:JPEG:1.58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3

尺寸:5450x3633

规格:JPEG:4.79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4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7.27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5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7.21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89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15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8

尺寸:3055x2037

规格:JPEG:3.73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5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15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60

尺寸:5134x3423

规格:JPEG:3.88 M

拍摄时间:2018-06-20

ID:281561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53 M

拍摄时间:2018-06-20

共12张
组图说明:

http://photo.qianlong.com/2018/0627/2656147.shtml “当初学戏装设计的时候掉过不少眼泪呢,不知道哪不好,只能一遍又一遍拿给师傅看。皇帝的龙袍上要绣五爪金龙,含珠喷水、腾云驾雾,而早期戏里帝王穿的蟒虽然也是龙,但只有四爪,嘴闭着,意味着臣服。蟒、靠、帔、官衣、褶子五大类戏装的精髓要学,生、旦、净、末、丑的戏衣图案要学,需要查阅各种资料,反复琢磨。为了学习这些知识,刚进厂的时候就办了这张图书馆的借书证,一晃都快40年了。”国家级非遗项目剧装戏具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北京剧装厂总工艺师孙颖手拿23岁时办的借书证对记者讲起了往事。 北京前门外珠市口西半壁街的一条小胡同,上世纪初,这里曾是著名的戏装一条街。许多著名的京剧名伶在此定制行头。虽然地处这里的北京剧装厂空间狭窄,然而几十年来,全国各专业戏剧团体、京剧院、曲剧团、歌舞剧院、影视剧服装、各大博物馆复制绣品很多出自这里。这里是古老的“燕京八绝”之一京绣目前最正宗的传承地,也是孙颖从1976年开始从艺待了42个春夏秋冬的地方。张艺谋歌剧《图兰朵》、电视剧《大宅门》等大量剧装、国庆五十周年56个民族盛装游行服装、2008年奥运会和残奥会开幕式表演的4000余套服装等等,均出自孙颖团队之手。 作为一名1995年入党的老党员,孙颖多年来始终坚持在业务生产一线,每年与全厂职工共同完成几十部戏曲、话剧等剧装的制作。为故宫博物院复制绣品的那些年让孙颖难以忘怀,她带领团队先后复制了坤宁宫帝后大婚幔帐、龙袍服饰,养心殿、永和宫、咸福宫的帝后贵妃幔帐、铺垫等绣品200余件。 忙碌的工作,有时候必然无法顾及家人。“还记得2003年坤宁宫看幔帐那天非典疫情最严重,学校都放假,要求孩子必须由家长亲自接回家。我的孩子当时在廊坊住校,但是看文物对我们后期复制工作至关重要,又不能改期,只能委屈孩子。最后多次和老师沟通,孩子跟着其他家长一起回来。那天为了保护文物仅让我们看几个小时。精美华丽的喜帐用料考究,刺绣技艺和承做工艺精湛,金线、丝线品质非一般绣品所用,许多材料找不到相同的材质,复制难度大大加升。仅帝后大婚的皇后喜服六个绣娘就绣了整整一年半。但在这个艰辛过程中能让一些濒临失传的手工技艺得到恢复和振兴,一切都是值得的。”2004年由她独著编写的《剧装图案》、2014年与他人合著的《京绣》收录了大量花纹图案,已成为业内必备的工具书。 剧装是门复杂的综合艺术。仅戏衣就有设计、扎样、刺绣、裁剪、承做等20多道工艺工序,每一道工序都包含了许多独特复杂的技艺。道道工序都必须经过严格把关,每件戏衣都透着他们的那股“较真”劲儿。“梅派经典剧目《天女散花》,大多数厂家做出来的散花绸效果不理想,演员甩不出飘逸感,来我们这找,我们能做出来让演员十分满意的效果,这就是传承,这厂子还在生产精品就是传承,这东西还在就是传承。” “我们这行常说:‘宁穿破,不穿错’,这是讲传统戏衣有它一定的规制,但传统戏曲也要在继承传统艺术中创新发展。现在厂里每年要接大量的新编历史剧,它和传统剧装不一样,不仅要了解中国文化历史,还要会融会贯通、创新变化。剧装款式、图案、色彩既要符合剧情年代的特点,还要适应市场及新的观众群的欣赏口味,因此剧装造型要变、图案要变、面料要变,等等。现在我的两位徒弟张颜和张倩也在负责设计、监制许多新戏剧装,京绣还是要靠年轻一辈的手艺人来接手。”

编辑时间:

2018-06-25 15: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