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51777

尺寸:4929x3286

规格:JPEG:4.8 M

拍摄时间:2018-04-11

ID:251778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88 M

拍摄时间:2018-04-11

ID:25177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07 M

拍摄时间:2018-04-11

ID:251780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09 M

拍摄时间:2018-04-11

ID:251781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01 M

拍摄时间:2018-04-11

ID:251782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26 M

拍摄时间:2018-04-18

ID:251783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27 M

拍摄时间:2018-04-18

ID:251784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93 M

拍摄时间:2018-04-18

ID:251785

尺寸:4633x3089

规格:JPEG:3.41 M

拍摄时间:2018-04-18

ID:252742

尺寸:3160x2107

规格:JPEG:3.52 M

拍摄时间:2018-04-11

ID:252743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25 M

拍摄时间:2018-04-11

共11张
组图说明:

http://photo.qianlong.com/2018/0504/2535257.shtml 早上8点到单位上班,8点半从单位坐上往北京郊区调试厂房的班车。约1个小时后,班车到达厂房,35岁的高级工程师姜勇开始一天的工作。中午在厂房叫个外卖,下午5点半再从厂房坐班车回到单位,不堵车到单位6点半,接着再坐地铁回家。 不久前,我国迄今为止单项投资规模最大的大科学工程——中国散裂中子源,在广东东莞通过中科院组织的工艺鉴定和工艺验收。这项“大国重器”的建成使得我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拥有散裂中子源的国家。散裂中子源在材料科学和技术、生命科学、物理、化学化工、资源环境、新能源等诸多领域具有广泛应用前景,将为我国产生高水平的科研成果提供有力支撑。姜勇所在的单位也参与了这项工程,这也是姜勇第一次作为团队负责人参与的项目。 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负责人陈和生院士说,散裂中子源就像是个超级显微镜,用中子当“探针”,探索物质微观结构。很多人都用过光学显微镜去观察肉眼无法直接看到的细胞和细菌。而中子探测的世界,更微观,用中子照相的方法,可以观测一滴水是如何从一株植物的根部运输到枝叶上。治疗癌症、检测飞机高铁安全性都需要用到它。 散裂中子源的使用离不开射频功率源系统,投身功率源系统的姜勇说,射频功率源系统就好比散裂中子源的“动力心脏”,维持着散裂中子源的运转。 2011年,姜勇所在的航天科工二院23所航天广通公司安排他研究功率源上的核心器件——电子四极管,这种管的功能原理类似微波炉里的加热管,当时的姜勇并不知道自己今后会与国家级的大工程捆绑在一起。 在做前期的方案设计、设备配套表以及核心技术参数设计中,姜勇有一次机会跟随甲方也就是中科院高能所的人员一起去美国的实验室里观摩学习。但最终,由于美方审查资料用时一个月,等到通过后实验室那边的邀请函也已过期,第一次有国外出差机会的姜勇没能成行。 “一看实物怎么样,二是看人家这设备工作状态。”虽然没能在现场看到实物,但好在中科院高能所的工作人员在美方实验室拍了很多照片,姜勇和团队成员就通过这些照片了解国外设备产品的有关情况。 姜勇说,国外的一套功率源就是配备一个高压电源,一套监控系统,而按照甲方的要求,国内两个功率源就要共用一个高压电源和一套监控系统,并且功率源的尺寸还不能大。 经过攻关,姜勇和团队设计出来的功率源,尺寸只有国外的一半。 产品设计制造出来了,经过一系列的组装,接着就是繁复的调试工作。“从生产、物料各个环节都要操心。”在这以前,姜勇只干项目的某一部分,现在整个项目的协调等工作都要过问。这让第一次当项目负责人的姜勇感到压力巨大。 新设备做出来在性能等各方面都有可能出现问题,需要不断的对设备进行调试,将产品暴露出来的问题一个个解决。 这过程中,设备需要48小时连续加电满功率测试,只要一出现打火,实验就算失败,要重新开始计时。整个调试就是打火、分析、老炼(设备器件适应工作条件的磨合过程),又打火、分析、再重新老炼这样不断反复的过程。 2012年,姜勇结婚,那段时间正好是设备调试的关键时期,请了两天假的姜勇匆匆回到山东老家办完婚礼就回京继续调试。调试一年的时间里,姜勇和团队吃住在厂房,只有周日回家一天。“这是我自己承担的第一个项目,爱人也很理解支持。” 2015年,姜勇和团队有200多天的时间工作在东莞,那里是散裂中子源建设的场地,姜勇团队设计配套的功率源还要和散裂中子源其他设备磨合调试。由于长期在外出差工作,团队回到北京,都被同事开玩笑说“回北京出差。” 2016年12月,姜勇团队设计的功率源经用户检测各项指标均达到或优于合同要求,部分指标优于欧洲散裂工程同类设备,顺利完成与甲方加速器设备联合调试工作。2017年8月,中国散裂中子源首次打靶成功获得中子束流,姜勇团队研制的核心关键设备功率源运行稳定。 2018年1月,功率源完成现场验收交付。“这是散裂中子源项目从开始坚持到最后的唯一一家关键设备配套商,啃下了加速器里面80%的硬骨头。”散裂中子源加速器部经理傅世年这样评价。 从2009年26岁研究生毕业进入单位到现在35岁,回顾投身散裂中子源项目的过程,姜勇总结说,自己不光在技术上得到了磨练,更重要的是心态上的磨练,从过程中不断发现和解决问题,提高自己的能力。“刚来的时候比较急躁,以自己为中心急于求成,后期大家相互努力达成共同的目标。” 工作之余,姜勇喜欢打篮球,还是公司篮球队的一员,他的柜子里还放着一双崭新的篮球鞋,这双鞋买了一年多都没穿过,那时正值项目攻坚的关键时期。 “不一定是革命性的才是创新,渐进式的、不断迭代的积累也是一种创新。要有啃硬骨头的精神。”姜勇说。

编辑时间:

2018-05-03 21:4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