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198848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542.73 K

拍摄时间:2015-08-25

ID:198849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384.62 K

拍摄时间:2015-09-27

ID:198850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441.94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98851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20.23 K

拍摄时间:2015-04-19

ID:198852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56.97 K

拍摄时间:2015-04-19

ID:198853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648.99 K

拍摄时间:2016-05-28

ID:198854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64.27 K

拍摄时间:2016-05-22

ID:198855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612.81 K

拍摄时间:2014-12-29

ID:198856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376.1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98857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234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98858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278.24 K

拍摄时间:2017-02-17

ID:198859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363.7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98860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358.95 K

拍摄时间:2016-03-14

ID:198861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134.63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98862

尺寸:1440x1080

规格:JPEG:132.96 K

拍摄时间:2018-01-09

ID:198863

尺寸:1440x1080

规格:JPEG:118.25 K

拍摄时间:2018-01-09

ID:198864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645.37 K

拍摄时间:2017-11-29

ID:198865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63.66 K

拍摄时间:2017-11-28

ID:198866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05.92 K

拍摄时间:2017-11-29

ID:198867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47.42 K

拍摄时间:2017-11-29

共20张
组图说明:

我叫张亮亮,北漂十八年,山西襄汾人,早些年因烙烧饼起家,故人称“烧饼青年”。提起搬家,那真是谈虎色变。说实话,我最害怕搬家。我所说的这个家,与其叫家,不如叫寒室,叫孤独的寒室更为恰当,因为目前鄙人尚未成“家”。北漂十八载,做过的工种也是五花八门,当过电工,卖过羊肉串,当过群演,直到如今的“烧饼青年”。 曾搬过无数次的“家”,在北京租住的小“家”,便是我的“窝”,“窝”虽孤单,但它是我在熙熙攘攘的都市中,日落黄昏后,身心疲惫时,一个温馨的港湾。多年的北漂租房生涯,我的租房标准是最好每月不超400元,300元的房租最适合我!搬家数次,结交过无数个房东,记忆最深的是我2015年在大兴区狼垡租住的一个小房,月租150元,小屋内除了堆放我做生意用的杂物外,仅有的一张单人床上也挤满了物料,半张床位可以容身! 每当夜晚来临,我躺在堆满杂物的小屋内!就像躺在废墟中一样!常常梦中想:北京呀!真是寸土寸金,租不起楼房的北漂同胞们!只怪自己挣钱不多! 在京风雨十八载,每搬到一个地方,都会发生一段不寻常的故事。同时,我也是一个喜欢用笔和镜头记录生活的人。多年的北漂生活,也让我积累了不少的人生阅历,我搬家数次,虽然不能一一列举,但在我生命中令我最难忘的印象最深的,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2002年,我们在武夷花园工地上做生意,时间长了,也和工地上的老板熟了,后来,我们在紧靠工地的北墙根,用棍子和大小不一的木板自己搭了一个简易木板房。我们就退掉了老古城的房子,搬到了那间简陋的木板房里,这样,每月就可以省去400元的房租。房屋虽然简陋,但却是个卖小吃的宝地。 2015年4月,在大兴区狼垡中华文化园南门开一烧饼店,起名“烧饼青年”。 我们除了经营早点外,中午和晚上还有饺子刀削面。那几天,母亲和弟弟晚上还在老古城住。我们搭的木板房是没有门的,晚上休息时,就用一块破塑料布挂在门口。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夜风习习,我和父亲正在木板房里熟睡,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要吃羊肉水饺……而且反复地叫着:“我要吃羊肉水饺,我要吃羊肉水饺……”我和父亲躺在床上,几乎是同时抬起头向屋里张望,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条,只见屋内站着一个女人。 她穿一身秋衣秋裤,披头散发,背对着门口,所以看不清面目。冷冷月色映照下,只见她怀里抱了许多袋装的饼干、方便面,还有一个毛线球,正在跺着脚向我们喊“我要吃羊肉水饺……”我们父子俩浑身的汗毛已竖了起来,我分不清她到底是人还是鬼,只知道用最快的速度抽出别在床边的菜刀,在床边拍了两下,对着她大喊:“给我出去!不然我砍死你!”我一句恐吓话,把她吓得转身就跑,我和父亲追到了门外,很快,她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经过了一阵恐吓,我们父子俩再也睡不着了,直到天亮。第二天才听看工地的老头说,昨晚村里的一个疯女人跑到了工地里了。 有次在搬家途中,人累了、饿了,电三轮的车轱辘和车轴发生故障了,它像一头残废的“驴”一样,躺在那里需要医治。2008年,父母亲没来京,我和弟弟在北京烙烧饼。由于开办奥运,某些小吃店因手续不全,只得暂停营业。同年六月份的时候,我写的一篇《烧饼歌》在《中国电视报》上发表了,这也是我的处女作,文章发表后的那段日子,我天天期盼着稿费的到来。2014年年底,在四号线新宫地铁站附近,槐房西路一工地搬家,楼房盖好了,天寒地冻工人回家了,我持续半年的生意也将告一段落。后来,我决定不做生意了,到《北普陀影视城》当起了一名群众演员,我们的戏头朱老师带了二十几名兄弟要替我搬家。那天晚上由于产生了一点小小的误会,我们的人马和那个女房东闹的差点打了起来。在我搬家后没几天,我那篇处女作的稿费单寄到了那个女房东家。女房东通知了我,当我看到那张上面印有《中国电视报》字样的150元汇款单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成就感,初次发稿的我,留的地址是房东的地址,署名也是房东的名字然后再转我。拿着汇款单在邮局领稿费的时候,人家要求必须出示房东的身份证,迫不得已再次回来求房东,那个女房东说得要50元的跑腿钱,当我从邮局领出150元稿费的时候,很不情愿地给那房东分了50元,女房东装上我那50元的稿费,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在她看来,如同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一直砸到她的口袋里…… 2017年上半年,在大兴区西红门镇小白楼的一家住房处,各家各户的东西摆满自己的门口,楼道已经没有空闲之地,无奈之下,我只能站在冰柜上做饭。2016年3月14日,在北京协和医院找了个面点师的工作,刚去试工,没有宿舍,临时住在地下室的一个破沙发上,睡醒后,有点冷用被子裹着,猛一看去,那可怜相有点像路边的乞讨儿。思来想去,只干了三天我留下一张字条后就不辞而别了。每当夜深人静,孤灯之下,手捧一本闲书,大脑的思绪随着文字中的故事情节在天马行空中自由翱翔。写作的灵感可以从阅读中获取…… 目前,本人工作地,在大兴旧宫一家餐饮公司属下羊汤烧饼馆担任早点师及烧饼师,每天白天休息夜间上班,夜里21点30至次日9点30为工作时间,夜里工作,下班做着“白日梦”,过得简直就是“美国时间”。老总为了招揽生意,玻璃上打上了“张亮亮烧饼网红排第一”的美称。 2017年年底,一场大火烧跑了无数北漂客,路边的横幅挂着“严禁彩钢房集装箱存在”,我不得不把寄放在亦庄集装箱内的东西搬回到目前住房处。如今当下,一场大火,烧毁了人的生命,也“烧跑了”无数北漂客,我不知道在这个都市中还能漂多久!?今年冬天煤改电,暖气费上涨,加上房租450元!每月总共750元,不大的小房同样是挤满了我做生意的家伙什,半张床位可以容身!路边的标语贴着“彩钢房禁止存在”,我不得不把另一处彩钢房内做生意的物件搬进现住小屋内。 搬家了,嗅大了,床上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位置了。北漂十八年,搬家无数次,从一个小小打工仔,到自己经商当老板,又从老板转身到餐饮公司面点师…… 一路风雨一路歌,一路搬家到如今,其中苦乐只有自己最明白,家是什么?是我北漂多年积攒的东西,东西搬来搬去,每件物品都与我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永远不舍的丢掉,一个葫芦、一个根雕、一幅字画、一张自己的摄影作品、一个造型别致的酒壶、还有刊登我作品甚至泛黄的一张报纸…… 它们,都与我有着割舍不断的深厚情谊,让我永远沉醉在艺术的世界里!工作稳了住的暂时也安稳了,不定哪日,遇到拆迁或工作变动,还要继续再搬……

编辑时间:

2018-01-30 16:3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