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19665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79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58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15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5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0.15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61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8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62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7.88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63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91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64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32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6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4 M

拍摄时间:2018-01-21

ID:19666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77 M

拍摄时间:2018-01-12

共9张
组图说明:

http://photo.qianlong.com/2018/0126/2348327.shtml “这里的大棚一天也离不开人,我的兄弟们义务留下来帮我种植,我也不能回去。”49岁的王立中是第九批北京援疆干部,挂职和田地委副秘书长,这是他第二次主动申请来支援和田工作,也是唯一准备不回家过春节的北京援疆干部。 2010年底,王立中作为第七批北京市援疆团队的一员,第一次来到和田参加援建,担任和田地区经信委副主任、北京援疆前指产业合作部部长,负责北京援疆前的产业援疆工作。他就发现和田地区风沙较大,缺少绿色植物,并且老百姓养殖的牛、羊,也没有充足的饲料,这引起了王立中和同事们的注意。“怎样解决维吾尔族老百姓脱贫的问题,我认为最高效、最普惠、最切实的路子是发展养殖业,特别是发展牛、羊养殖业,但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饲草料的问题。”王立中说。 他利用休假回北京的机会,遍访了首都农林业科研机构和专家,希望找到既适应和田地区沙漠环境,又具有丰富营养的饲草植物。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偶然机会,他接触到了“神奇的植物”——四翅滨藜,并把它带到了和田。四翅滨藜(AtriplexCanescens)又称灰毛滨藜,属藜科滨藜属,是一种耐干旱、干冷、高寒,可以防风固沙、改造盐碱、改良牧场的饲料灌木,广泛用于牧场改良、防风固沙、盐碱地改造,1986年我国开始从美国引进的,并经过不断改良,不仅能在干旱半干旱地区生长,在生态环境恶劣的荒漠、高原、盐碱荒滩上也能生长得很好,抗干旱、抗寒冷,在年均降水量350mm以下,极端最低温-35℃~-42℃,极端高温45℃,都能正常生长,并且它涵养的水量远远低于供养它的水量,尤其适合条件恶劣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地区种植。 “虽然在国内种植四翅滨藜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在沙漠里种植是国内首次,用它来做牛羊的饲料更是史无前例。”王立中说,和田地区的耕地少,现在人均不到1.4亩地,有些县乡甚至不足0.5亩,我们不能向耕地要饲草,只能向沙漠戈壁要饲草,必须得在沙漠上种植高产饲料,才能满足老百姓发展养殖业的需求。通过查阅国内外资料文献和反复对比,他决心把这一神奇的植物带到沙漠中去。 2012年8月份,王立中和援疆同事们在沙漠里进行试验种植,播撒了近两亩地左右的四翅滨藜,经过一年的实验,结果发现有接近三分之二没有成活,只有三分之一生长茂盛。当地政府,包括当时北京援疆前指的一些同事,以及业内的专家大多数都觉得,事实证明四翅滨藜不适合沙漠中种植,没有大规模推广价值。但王立中却不这样认为,“为什么我们不能看到还有三分之一是生长的比较好的呢?并且它们好坏差距特别大,如果真的不适合,那就应该所有的育苗都死掉,但是偏偏还有一部分生长得非常好。”2013年底,王立中结束援疆工作回到北京,临走之前,他说服当地主管部门和北京援疆前指相关领导继续支持四翅滨藜的种植试验,并留下一句话:“必须再试!” 回到北京后,他在北京市住房保障办担任宣传联络处长,工作十分繁忙。但他一直关心四翅滨藜在和田的引种情况,经常通过电话、视频指导试验单位做好种植和数据记录工作。经过一年,他发现,试验单位技术力量不足、投入不够,无法达到试验效果。“这是我的全部心血,它值得我再来一次,因为它不仅能改变塔克拉玛沙漠的生态问题,还能解决老百姓饲草的问题。”2016年底,他再次申请来到和田援建,他的主要目标还是要开展四翅滨藜的引种试验。他到和田时,2017年度的援疆项目计划已经编制完成,由于当年援建当地农村幼儿园等新增项目任务较重,北京援疆前指没有安排援疆资金支持四翅滨藜的引种试验。是等一年再争取援疆资金支持还是自筹资金重启试验?王立中觉得受援地脱贫攻坚艰巨,群众发展养殖业急需优质饲草,形势不等人,所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种植四翅滨藜没有商业性质,纯属个人行为,他们都是我的同学和朋友,免费帮助我,连经费都是大家3万、5万一起凑出来的,过年了我甚至拿不出一张机票钱送他们回家。”说道这里,年近五十岁的王立中像个大男孩一样背过身去,用手偷偷地摸了摸脸上的眼泪。 为了更好的试验四翅滨藜是否适合做牛、羊的饲料,王立中还在墨玉县养殖了300多只羊。另外,在洛浦、和田县也都建设小块的养殖基地。“现在没有比我还懂的专家了,经过5年的反复试验,更加了解四翅滨藜独特的生长性质,四翅滨藜在沙漠中能很好的生长,并且可以作为牛、羊的饲料,满足当地老百姓养殖业的发展。”王立中笑着说,“喜欢干就不怕投入,公益性质大于个人收益,收不回来就当做是做了公益。” 和田地区现有贫困村800多个、贫困人口70余万人,占全疆贫困人口的三分之一。“现在种植技术已基本成熟,只要老百姓愿意种植,我们就在技术上给予支持,北京援疆前指也同意在资金上给予一定扶持。”王立忠介绍,2012年以来,北京市援疆前指先后支持在和田县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和墨玉县重度盐碱地进一步扩大面积,开展四翅滨藜引种试验。 “种子育苗的弊端就是有的长得好,有的长得不好,但是从沙漠当中剪下一小节的苗子,然后拿到大棚中开始育苗,这叫切插育苗,只要母体好,长出的育苗就跟着好。”王立中和同伴把从沙漠中剪下的树苗,再一颗颗的栽到小盆栽里面育苗,花费了很大的精力,他说,“不觉得累,苦也是乐。” 北京援疆前指领导和同事也一直默默支持王立中的引种试验,当他经费缺乏的时候,同事们拿出援疆津贴,三千、五千的帮他度过难关。2017年底,和田地区农业科技示范先导园投入使用,北京援疆前指领导第一个邀请王立中团队到先导园开展四翅滨藜育种和推广试验,并拨出三个高标准温室大棚和50亩试验用地给王立中团队无偿使用,初步计划每年育苗200万颗并无偿提供给当地贫困户试种,同时,在室外沙漠里种植50亩四翅滨藜,供参观和记录数据。目前建有育苗基地,作为从育苗标准化种植到标准化管理全过程展示的平台。“建设这样一个示范中心,方便企业、农户们来大棚里参观。” 2017年9月份来到和田的杜银江是王立中的初中同学,虽然目前没有任何收入,但是杜银江仍然还在大棚中坚持,每两天给育苗浇一次水,白天收棚子保证阳光充足,晚上放棚子保证室内温度,锄草,修枝,一样也不落下,杜银江说:“如果这件事做成了,我觉得很有意义。” “现在就是在抢时间育苗,等3月份天气开始暖和的时候,就可以拿到沙漠中直接种植了,让沙漠变成绿色的草场。”从11月份王立中和同伴们就开始育苗,在沙漠中种植以后,一年之内可收获两次,每株四翅滨藜平均能达到1.5米以上,亩产青干饲料可达3吨左右,尤其在冬春雪后不易被雪掩埋,被称为“牛、羊的冬季饲料面包”。 谈及这次要留守边疆,不能与家人团圆的时候,王立中哽咽地说:“现在我们有2个人负责育苗基地,3个人负责养殖,他们也和我一样都不能回家,平常想父母、爱人和孩子的时候,就打开电话跟他们网络视屏,聊聊天。” 最后,王立中说:“希望通过自己和援疆同事5年多的努力,让四翅滨藜成为沙漠里一个新的物种,既能改变塔克拉玛沙漠的生态问题,又能解决维吾尔族老百姓发展牛、羊养殖业,探索出一个可持续、可复制、可推广的“绿色脱贫模式”,让四翅滨藜成为和田老百姓养殖业的优质饲草,帮助他们脱贫致富。”希望未来有更多企业家、投资人、公益机构和社会公益人士亲自到和田实地考察,积极参与、共同推动塔克拉玛干沙漠生态慈善事业。

编辑时间:

2018-01-26 16:3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