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121762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29.84 K

拍摄时间:2000-01-01

ID:121763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68.25 K

拍摄时间:2000-01-01

ID:121764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15.54 K

拍摄时间:2000-01-01

ID:121765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36.29 K

拍摄时间:2000-01-01

ID:121766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618.57 K

拍摄时间:2011-06-29

ID:121767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48.9 K

拍摄时间:2012-08-29

ID:121768

尺寸:3072x2304

规格:JPEG:856.95 K

拍摄时间:2012-08-29

ID:121769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364.27 K

拍摄时间:2012-10-17

ID:121770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84.08 K

拍摄时间:2013-03-20

ID:121771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91.3 K

拍摄时间:2013-06-05

ID:121772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78.53 K

拍摄时间:2013-09-04

ID:121773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31.89 K

拍摄时间:2013-09-04

ID:121774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11.28 K

拍摄时间:2013-09-05

ID:121775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69.78 K

拍摄时间:2014-03-23

ID:121776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44.99 K

拍摄时间:2014-03-23

ID:121777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480.58 K

拍摄时间:2014-03-23

ID:121778

尺寸:2000x1500

规格:JPEG:505.54 K

拍摄时间:2014-03-23

ID:121779

尺寸:2000x1122

规格:JPEG:311.77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21780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245.28 K

拍摄时间:2017-02-18

ID:121781

尺寸:2000x1333

规格:JPEG:221.15 K

拍摄时间:2017-08-09

共22张
<12>
组图说明:

近日,东北大学生李文星被骗传销身亡,看到此报道,瞬间燃起了埋藏我心底深处的痛苦记忆。我叫张亮亮,2013曾不幸被同事以摄影为由邀约至河北邯郸某传销组织,被迫考察生意一个礼拜后迷惑洗脑,先后被骗近2万元,蹉跎两个月后,暴瘦20斤,随后传销头子以影响组织、动摇其他工作人员“军心”为由,被组织送出,成功自救。今天,我想以亲历者的身份,为各位讲述一下那段悲催岁月,从而启发、告诫更多的人们不再被骗。北漂多年,曾经我因烙烧饼起家,故人称“烧饼青年”。 2013年,作为面点师的我,在北京大兴区南小街《北京斯博瑞大饭店》任职,月工资3000元,月休5天,当时,我对这份比较清闲的工作非常满意珍惜,特别是有充足的工休和业余时间,让我可以专心写作和摄影,那段时间,报纸杂志作品不断。2013年6月,我正在酒店做面点师,上班期间,认识了一位甘肃陇南的服务员名叫赵巧珍,厨师做饭,服务员点餐上菜,一来二去就比较熟了,背地里又听同事们说我是面点师兼“摄影师”、“张大记者”……这位外表朴素的甘肃女主动与我互留了联系方式,希望有时间能为她拍摄一组北京留念照。干了没多长时间,她就离开北京了,说到石家庄卖衣服去,随后的日子里我们隔仨差五在QQ上面问个好,偶有联系。 春节我有7天假,加上工休两天,总共有9天休息,我盘算着,暑假期间,利用这9天,背上相机,离开喧嚣的都市,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体验一次轻松的旅行。赵知道我要外出旅行,期间与我联系频繁,邀请我到河北石家庄,去拍摄他们服装公司常举办的时装表演。6月13日,厨师长给我批了9天长假,我背个双肩包,带上一支竹笛,戴个了鸭舌帽,有点像八仙中的韩湘子,轻装上阵了。 到了北京站,刚要排队买去往石家庄的票,那边的赵打来电话,说公司临时有活动,要在邯郸举办两天时装表演,让我直接买票去邯郸,毫不犹豫,我买了一张北京直达邯郸的火车票。 “呜~,哐当哐当……”火车载着我奔向邯郸,殊不知,火车的那头,早已布下的一张天罗地网在等待着我得光临。到了邯郸火车站,按照赵发来的坐车路线,让我自行到滏阳公园,她在那里接应。见面后,随她一起接我的还有一个胖乎乎叫魏兰的女孩。 魏兰来自四川巴中,刚见面后她们很热情,寒暄过后,他们见我拿的笛子,就鼓励我来上一曲,于是,我就来了一首竹笛独奏《女儿情》,后来又天南海北互相聊了起来。晚饭后,我们要找个住的地方,根据下午的聊天,我问赵,你们不是在这里搞时装表演么?他们说晚上了公司人都回家了,说我们到魏姑娘她男朋友那里住一晚上,他男朋友搞工地的,住的地方方便,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坐车回石家庄,或者不愿回去可以拍摄河北邯郸。 晚饭后我晕乎的靠在后座上,任凭司机载着我们在这个漆黑的夜里东拐西拐,七拐八拐从城市到乡镇,再到偏僻的村落,走啊走,最后,在一个比较荒僻的拆迁房旁停了下来。停了以后继续走,虽然是夜晚,但我能感觉到,这里已经远离市中心,纯粹的荒郊野外,小道两旁高大的树木在夜风的吹拂下,树叶“沙沙”作响。我有点莫名其妙,自语了一句,怎么这么远呀! 他们说前面就是马上就到了。依然是七拐八拐,脚后跟都走麻了。这里连个村落都没有,一片野地,当地农民种的菜地,在林中小道的一个拐角处,我看见身旁有几个很大的土丘,凑近一看,吗呀!一片坟地躲藏在树下的草丛里,我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快走几步,这到底什么地方呀,怎么这么阴森?终于在前方,一个篱笆墙围起的土房后,魏姑娘停了下来开始打手机,挂了手机,我们从房后绕到房前,有三间土房。 刚到门口,看到屋里亮着灯,五六个小年轻坐着小凳子在打牌,三男两女,都是20来岁,正打在兴头上,见我来了,赶紧停止手中的牌帮我接包。一位广西贵港的美女梁芳静坐在我面前和我聊天,看到他们如此热情,我还有点受宠若惊。梁美女坐在我对面和我聊工作聊北京生活、一路见闻,我一边应付着聊天,一边用眼角余光扫视着土屋的环境,墙边有一排小马扎,堂屋的北边有个长条桌,屋内陈设简陋。 寝室里面的主任说:我们在这里做的是网络营销,虽然是营销,但是看不到实物,卖的是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生产的天狮牌化妆品,那为什么看不到化妆品呢?因为我们每个人在这里吃一到两年的苦就可以成功了,然后可以全国各地免费旅游,公司特为经理级别的安排豪华游轮,暂时我们自己不用化妆品的原因是河北邯郸风沙大,我们的目的是要改变一个家族的命运,一个人在这里吃一到两年的苦就可以让自己的整个家族不再受苦! “魏老师”给我介绍说:你知道大家为什么叫你帅哥吗?你长得帅吗?不管你长得帅不帅,大家都叫你帅哥!她一边说着旁边人说“对”,到哪里都有规矩,凡是刚来的新朋友,男的叫“帅哥”,女的叫“美女”,我们叫“老板”,意思就是已经加入组织了,然后又给我说:“帅哥!你看,坐在台上的那位,就是我们寝室领导邵传军邵主任,他“老家人”经验比较丰富,以后咱们谦虚一点,多向人家学习!” 凡是加入我们组织,就“帅哥”变“老板”了,怎么加入呢?得需要投资一个点,一个点也代表一个人,缴纳3999元,投资一个点两年后将能赚到130万,两个点就是缴纳3999×2,两年后将得到260万,以此类推。当然,也可以替代你家人在这里吃苦,人不可能那么自私,一个点是为自己交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亲、父母、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以及所有亲戚!你妈把你养这么大你不可能没有孝心吧? 你能忍心看见你父母亲一辈子吃苦吗?你知道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同志么?这门生意是他老人家在这里秘密投资的,但是干我们这行,国家一定要限制发展。所以才有媒体报道一些负面不好的消息,意思就是吓唬一些胆小怕事的,如果不限制发展,全中国的的人都来干直销了,那不就天下大乱了吗? 传销里面的规矩很多,刚来的帅哥都要享受特殊待遇,就是各位老板对你特别亲,都是一家人,自家兄弟姐妹,无论干啥都是帅哥优先,我去的当天晚上,他们弄了一大盆水放在屋中间,搬好凳子,让我先洗脚,出于礼貌,我让他们先洗,他们说不行,我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考察生意,必须我先洗。满屋子男男女女都围着看我洗脚,很不自在。 那我就不客气啦!坐在那里我刚把鞋、袜子脱了,准备用水洗去足下一路奔波的疲乏,谁知站在我左右两边的老板们推来推去朝我的双脚扑来,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两个美女姑娘一人抓了我的一只脚,抢着给我洗脚。我无地自容,脸红、羞涩,少小离乡十几年,从来没人给我洗过脚,今日两个小妹给我洗脚,受如此“礼遇”,既有皇上大爷的感觉,心里也夹杂着忐忑不安! 旁边的“老板”也不能干愣着,早把我的鞋和袜子拿去洗了!换来了拖鞋。各位老板先给帅哥洗脚,帅哥当了老板才能懂得给后来的帅哥洗脚,好像先当“爷”后当“孙子”!从此,我的生活完全有人照料,就连每次上厕所,都有随身“侍卫”,厕所就是土房外的一个玉米杆搭建的一个窝棚,每次蹲在那窝棚里面都想着能从缝隙中逃跑,周围的木板和铁丝拧的太牢固了,无机可逃。 想起那里的饭,我就想起迟志强唱的歌曲中的“菜里没有一滴油……”我是北方人,从小吃面食长大,在这里,从来不做面食,顿顿干米饭,是不熟的夹生米饭,每顿我只吃几口勉强活着。有专门做饭的,我每次看见那个做饭的“小火夫”只想把他打死!为啥呢?几个人在野地里找些可以烧火的苹果树枝,拉回来,在墙边摆上两排砖头,一个黑乎乎的平底锅支在上面,纯粹用烟熏火燎。 只要是当了老板的人,钱投到里面就不想走了,在里面呆的时间长了,从来没有吃过饱饭,肚子里的油水早就耗干了,一个礼拜都不拉一次,很想吃面条,于是装病、装的快要死了!无用,睡得阴暗潮湿的地铺,有的人有脚气,脚底都烂了。每天饥饿伴随着我。一次有警察扫荡,这帮家伙突然组织逃跑,一起躲避到河边树林里,在河边逗留,我希望警察快快追来,我饿的不行说想吃肉,看押我的两个人说没有肉吃。当时我气的不行,就把河边蜻蜓打死,用打火机烤一下吃了,一连吃了好几只,纯正的野味,可是到了晚上拉稀拉的肚子痛…… 周老师通过我的秘密信息,把信息传达给我父亲和弟弟,弟弟带了一万多元跟着父亲到邯郸救我,正巧那天因我没钱投资了他们自动放出,没收了我的手机、烧毁了我的传销日记,手机中拍摄的传销内幕照片和视频也没能带回。最后,我们父子仨于8月4日返京,一个人、两个月、20斤、两万元,这一连串的数字给我留下了什么?除了心中的懊丧就是希望此文能告诫更多的人们:认识传销!远离传销!打击传销!

编辑时间:

2017-08-12 11:3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