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106183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3.71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84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85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85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3.43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8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62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8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27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88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7.68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8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20.6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0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68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1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39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2

尺寸:3840x5760

规格:JPEG:6.27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3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5.53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4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8.38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5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9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6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2.56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7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12.54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8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8.34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199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4.72 M

拍摄时间:2015-03-12

ID:106200

尺寸:5760x3840

规格:JPEG:6.25 M

拍摄时间:2015-03-12

共18张
组图说明:

虎豹深山卧,麒麟田野藏。 一位鮐背老人在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东河沿下营村安静作画。 他就是一百年前,叱咤京城的唐卡作坊“义和永”的最后传人——郭世昌。 “封笔”五十载后,拆开记忆的封条,再次描绘“汉画”唐卡风采,耗时四年的“开笔”作品被雍和宫永久收藏。 那份对唐卡的执着与热爱,也成为这位92岁老人的新起点、新方向、新目标、新活法。 在藏语里,唐卡画师被称为“拉日巴”,意为画佛或神的人,他们手中都有一份世代相传的范本,须得遵循。范本往往隐匿于密存的经典中,记载着至少八种成套的造像尺度,无论是姿态庄严的静相神佛,还是神情威猛的怒相神佛,所有的造像都有相应的比例,不得修改。 出生于雍和宫东板子门内的郭世昌,现已92岁高龄,但腿脚灵便、面色红润、精神甚好,看上去最多70岁。在雍和宫长大的他从小跟随父亲学习唐卡。父亲郭耀庭一辈子从事画佛像及雍和宫里佛像地修补工作。现今雍和宫里最大的佛像就是“义和永”柜上在1937年修补的。 据老人回忆,父亲在雍和宫旁的作坊叫“义和永梵像馆”专门经营唐卡。店面墙上一幅挨一幅地悬挂着绘制好的唐卡,排列得整整齐齐。父亲当时画工精湛,在国内外和佛教界颇具影响。各省和国外寄给他的信件只写“北平市义和永郭耀庭”即可收到。当年雍和宫法轮殿宗喀巴大师铜像的首次庄严(佛教术语:指贴金、泥金、开眉眼等工艺)和铜像上方天井北面的长幅画卷《宗喀巴大师五种示现图》均是其父带着弟子们完成的。 老人14岁时,父亲郭耀庭去世,他被迫离开雍和宫,回到长辛店镇东河沿下营村务农为生。文革期间,家里保存的200多张唐卡被付之一炬,自此远离了唐卡。 直到几年前一个偶然机会,有人想找能画佛像的人,大家才又想到郭世昌,使得耄耋之年的他重新拿起画笔。如今年事已高,画唐卡尤为费力,但老人一直对雍和宫怀有特殊感情。直至2013年,老人将创作四年之久的唐卡捐赠给雍和宫后,才了却了他几十年的心愿。 描金工艺中,需将一片片薄如蝉翼金箔纸用羽毛掸落与矿物颜料充分混合,最终在画面中呈现出金灿灿的效果。采用矿物颜料创作的唐卡,能保证百年后,色彩仍鲜艳如初。据老人回忆,赠送给雍和宫的唐卡消耗金箔纸多达500余张。 最让郭世昌高兴的是,孙子郭勇兴开始跟他学画唐卡,准备继承这份祖辈传下来的技艺,这让老人十分欣慰。

编辑时间:

2017-07-07 10:52:32